日日网
当前位置 : 日日网 > 故事会 > 现代故事 > 生活故事 > 钓鱼趣事

钓鱼趣事

更新时间:2024-05-28 06:13:49

“蓬头稚子学垂纶,侧坐莓苔草映身。路人借问遥招手,怕得鱼惊不应人。”这是唐代文人胡令能的诗作《小儿垂钓》。我对钓鱼产生兴趣正是在儿时。

钓鱼趣事

我家门前有口一亩不到的山水小塘,记得在小时候,塘里鱼和黄鳝很多。梅雨季,沿着屋沿沟流水逆行而上许多鲫鱼,有一次我还在自家房屋沿沟里抓到一只小乌龟。那个年代,梅雨季节发洪水时抓鱼成了儿时的乐事。

常去该鱼塘钓鱼。钓鱼的钓具很简单。鱼竿儿是用苦竹做的,竿身修长,有点像孝竹。七十年代还没有现在的玻璃纤维或碳素纤维制成的精美鱼竿儿。钩儿也是自制的,用家里母亲做针线活的针先在灯火上烧,再用钳子一弯便成了。线儿也是家里纳鞋底用的卡线。浮漂更简单了,用去毛的家禽羽管,剪成两粒米大小串上就行。钓饵蚯蚓在自家房前房后,找块空地挖一挖就有了。不过挖蚯蚓可有讲究了,地太湿太肥蚯蚓太肥大,不能用于钓鱼只能用于钓黄鳝。要在潮地上挖,其蚯蚓大小合适红皮为上品,夏天太旱,稻草朵底下是个可选挖蚯蚓的好地方。

那时像我差不多大的农村小男孩都喜欢钓鱼,那时农村水塘都是生产队集体放的鱼,准确地说钓鱼应该是偷着钓鱼。偷钓其实大人们是看得见的,小屁孩钓鱼能钓多少?大人们大概是这个心里,所以不大管。但如果明白张胆、招摇过市去钓,那肯定也是不允许的,就像一些国家吞噬我国海疆,偷偷偷摸摸就当不知道。若窃取了果实还要象猴子一样乱叫乱跳的,到处炫耀,那肯定是不能同意的。所以都不能太张扬,否则会落得陕西“微笑表哥”和福建“表叔”下场。

躲在树丛下,浮漂儿猛然或者慢慢沉到水里,就要提竿儿,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,比受到老师的表扬还舒服,以至于到现在都不能忘怀。

参加工作后,钓鱼仍是我的爱好之一,所经故事很多。

有一次,一位钓友偶然中了一条大鱼,欣喜若狂,不料脚下一滑,生生地被鱼拖跌入水塘。待我们大家七手八脚把他从水里拉上来,这位仁兄仍紧握鱼竿儿不放,令人称奇的是,鱼钩上一条十六斤重的大青鱼并没有跑掉。当时大青鱼恐怕在想,要我上岸得把你先拖下水。另一钓友开玩笑地对说“这下你终于失(湿)身了,怎么不放手呢!”落水的仁兄却说“我掉…掉、掉水中,有…有、有你们拉,放…放、放了这条鱼,肯定它不…不、不会再钓上了。”这位年轻时,一激动说话有点结巴。这位落水仁兄现在可了不得了,会计师,兼任十几家规模企业的主办会计呢!

还有一次在普及圩四分场。那是一天的下午,有几位钓友,开始有说有笑,期待着今天的收获。后来都不做声了,因为一直没有鱼儿咬钧,再后来就有人自言自语:“荤不吃,素不吃,你吃什么呀?。”

“是不是今天的天气有些闷,鱼儿在水里不活跃呀?”我也说了一句自己的看法。

“让它们活跃起来,有意见吗?”老方说话了。老方是一个很豪放的人,他也是我终身不忘的好朋友,虽然他调离了本县很少聚会。

“怎么让它们活跃呀?美女不行,人民币也不行。”有人开玩笑道。

“看我的。”老方说完,从岸边捡了几块大土块朝水里抛去。

咚咚的几声,水花四溅。

“这叫激活法。”老方说。鱼儿应急反应特别大,胆子特别小,稍有“风吹草动”都会受到惊吓,所以鱼儿肯定会动起来。

果然,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开始有人上鱼了,半斤大鲫、两斤多的大鳊鱼都有。鱼老板平时喂鱼时,抛撒鱼食时弄得水声很大,看样子,可怜的鱼儿上当了,以为砸土块是鱼老板又来喂食了呢,纷纷游去争食。鱼儿,你贪食不得呀!陆陆续续,钓友们都有收获了。

那天一下午,几位钓友,每位钓的鱼都有十几条,合起来有二十多斤呢。钓友马江星说得好:“狗急了跳墙,人急了咬人,鱼急了得吃钩。”众人哈哈大笑。

再有一次,那是五月,一个如诗润心扉,细雨化情丝的时节。

朋友们相约大通铁路湖垂钓。找好钓位,打好鱼窝,进行垂钓。奇了怪了,一班人钓鱼总有一两个人钓不到鱼,这天也不例外。号称长竿高手的陈头儿,三个小时下来,却不见浮漂丁点动静。鱼不咬钓,漂不动,陈头儿在动。只见他不停的提竿、抛竿、换钓线、调鱼漂、上饵料,就是鱼不理。可别的钓位,鱼上得特别欢。我钓的特别好,已有二十来斤,亲一色的大鲫鱼。陈头儿实在是坐不住了。钓鱼要有耐心,但三个小时不中鱼,加之有钓友们纷纷中鱼的诱惑,再有耐心的人也把守不住。就像官员坚守了58岁了,在59岁时却被腐败打倒了。“到我这位子钓吧,”我说。“你怎么不早说呀,我早就想来了。”奇迹发生了。陈头儿刚放下钓儿,浮漂就下顿了,不急,让鱼儿多吃一会儿。看,浮漂全浮起来了,典型的大鲫鱼动作。陈头儿静心屏气,聚精会神,心想这下终于能钓上一条了。手腕向上一抖,鱼儿上钓了。耶!鱼嘴里还有一根钓呢!是我的鱼钓。同时吃下两钓!这鱼太乖巧了,一个鱼窝两杆钓,一个都不得罪!结果一个鱼儿被两人同时钓起。

陈头儿钓的第一尾鱼只能说是半条鱼,军功章一半有我。这天我们都很开心。

人到中年后,钓友们建议我改台钓。过去一直是长竿垂钓,长竿短则7米长则达12米,钓起来也是得心应手。不想今年刚学会台钓,又创记录。

国庆中秋双节,八天长假,受钓鱼协会之邀,前去东湖钓鱼。这天,秋高微风送爽,天公温暖作美。

我到东湖已是上午九点,驾车在树丛中久不见钓鱼的队伍,还真有点犯滴沽,在哪儿呢?再往前行进300米,终于看见大部队了。他们是七点半到的,经过抽签,已钓了近一个小时。男男女女有老有少共有40人,分在4个大塘中垂钓,个个端着长竿,有的在扬竿,有的在提竿,有的在上饵,有的正在和大鱼搏斗,场面甚是热闹。看着此景,立刻有股冲动的感觉,赶紧找位置,赶快投入战斗中去。三步并两步,边走边观察。找位置太重要了,找准了位置事半功倍,就像官途一样,站队站正确了,官运鸿达,站错了这辈子完玩。选钓位,这可是一门学问。大家都在鱼塘相向的东西两侧,北侧无人垂钓,有些纳闷,这么好的位置竞无人选,是专门留给我的吧!

问过钓友们中的是草、鳊、昂丁鱼,决定配混合料,主功草鱼兼功鲢鲫鱼。找底、调漂、搓饵、上饵、抛竿,一切是那么地井井有条。过了一支烟的功夫,鱼漂在晃动,鱼儿进窝了!赶紧抓住4.5米台钓竿,凝视之………两目变一目、黑漂下去了,推竿、抖腕、上提、鱼竿弯曲绷紧,中鱼了,溜鱼出水面,不错是条大草鱼有八九斤,鱼老板乐呵呵地跑过来,帮忙将鱼儿抄起。一条、两条、三条………鱼儿不断上钧。

和我同去的老何自己钓不到鱼,跑我这儿上烟抽,为了抽烟,一直不离手钓竿被鱼拖进水中,初出时象离弦的箭,不一会儿钓竿已到塘的中间。“老何把你钓的短竿给我吧,你休息一会儿,”先前老何中了两条鱼都脱钓了,鱼护中一无所获。可能是咋晚老何打牌熬夜原故,体力有些不支,加上没有钓到鱼显得很累。接过3.6米长、香烟一样细的钓竿,继续钓………鱼仍在不断上,真过瘾,有草、鳊、鲫、昂丁,还有两条红尾大嘴巴鲳鱼。到了十一点结束,一称重,创下我钓鱼史上单次最重记录59斤,和每两分钟一斤鱼的最快记录。今天太刺激了!鱼老板最高兴也最累,所有的大鱼基本是鱼老板抄起来的。遗憾的是40人钓了700多斤鱼,竞然有五六个人颗粒无收。老天爷有时候就是有些不公平,同样的条件,同样的辛劳,总会出现不一样的收获。这一点,你还得认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