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日网
当前位置 : 日日网 > 故事会 > 童话故事 > 民间故事 > 善者为福

善者为福

更新时间:2024-05-28 05:14:21

这天大清早,从凤凰岭千丈台上匆匆赶下来一位身强力壮的后生仔,长得粗眉大眼,国字脸,平顶头,一双大脚板踩得地皮都在打战。他叫石忠厚,是这千丈台上的一个孤儿,从小失去父母,是吃村里百家饭长大的。他秉性憨厚,最喜欢助人为乐,凡事吃得亏,从不计较,所以深得大家喜爱。按照山里人的风俗,男人十八要完婚,女子十六要出嫁。

善者为福

有道是早栽树早乘凉。石忠厚因家贫如洗,自然无法成亲,这样一来可就耽搁了自己的终身。因为邻近四乡的女子还不到十六岁就许了人家,僧多粥少,自然轮不到石忠厚了。可这后生仔还是不着急,大不了这辈子做个单身汉算了!

话是这么说,可看见人家成双成对的,毕竟也有点心痒痒。前些天,村里有人告诉他,山下的小镇上来了许多逃难的人,因为兵荒马乱无法生计,有的卖儿卖女,甚至卖老婆,只求留条活路。村里人劝石忠厚,何不下去走一遭,说不定能撞上个卖女儿的,岂不是可买来做老婆?

说者有心,听者有意。石忠厚顿时有了想法。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能找个续香火的总比没有强。思索了一夜,主意打定,一大早,石忠厚取出这些年打短工积攒下来的十块光洋装在口袋里,打算下山碰碰运气。

小镇上逃难的人还真多,天南地北哪儿的都有,其中还真有卖儿卖女卖妇人的。石忠厚在人群里没走上几步,便撞上了一个头上插着草标的年轻女人。他仔细一打量,这女人只有二十岁左右,脸蛋儿长得也不赖,就是身材瘦了点,想必是饿的。

石忠厚不由地停住了双脚,想再瞧个仔细。

这时,从旁边走出一个男人,朝石忠厚打着招呼:“小老弟,这是我妹妹,迫于生计,为救活我们全家人,也为救活她自己,我和母亲商量妥当,准备将她卖给人家做老婆。小老弟若是看中了,就以八块光洋买走如何?”

石忠厚听罢,不由暗暗窃喜,有这么漂亮的妹子做老婆,还有啥挑剔的呢?当即从这女人的头上扯下草标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八块银洋交到男人手上,笑嘻嘻地说:“一手交钱,一手交人。我就领你妹妹走吧!”

男人接过银洋点点头:“行,你这就叫乘轿子来抬人。让我娘为妹子打扮一下,好歹也是个新娘子嘛!”

石忠厚就近叫了一顶大花轿,抬到男人住的破庙前。不一会儿,男人搀扶着自己的妹妹出来了,女人头上盖着块红布,遮住了脸。等她上了轿,石忠厚把自己住的地方告诉男人,说他明天再来接丈母娘和舅兄一起进山喝喜酒。男人只管笑眯眯地点头,满口答应了。

听说石忠厚从山下抬回个标致的老婆,全村人都赶来瞧热闹,准备帮忙张罗办喜酒。当然,最要紧的是瞧瞧这个新娘究竟长得啥模样。

谁知当石忠厚一把扯下新娘头上的红盖头时,围观的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无不惊得张大嘴巴倒抽了一口凉气。我的天,这哪是什么标致的新娘,分明是一个年逾五旬、眉头打皱的老妪啊!

众人先是惊讶,继而回过神来,立即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。有人恶作剧地喊出了声:“眼睛眨一眨,新娘变老鸦!”

石忠厚被眼前这一幕气蒙了。他紧咬嘴唇,五官变形,面红耳赤,气喘如牛,仿佛要拼命似的!就在这时,只听老妪“哇”地叫了一声,接着双膝跪倒在石忠厚脚下,老泪纵横地哭诉起来。她说自己中年丧偶,和儿子、媳妇、女儿一块儿过日子。前几天刚从外地逃难到此,投亲不遇,因为生活所迫,儿子昨天刚刚将自己的妹妹卖掉,想不到今天又变着法子将自己的老娘卖了,真是雷打火烧。那个插着草标的年轻女子其实是老妪的儿媳妇。现在看来小两口其实早就串通好了,找到买主后,儿子便欺骗老娘,说为她找了个老伴,是富裕人家,就这样将她骗上了花轿……

真相大白,众人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。有的骂老妪的儿子和媳妇丧尽天良;有的同情地安慰石忠厚,不必过度伤心,花落自有花开日;有的提议马上下山找这对骗子男女算账,将他们痛打一顿;也有的说,骗子早就走人了,这时候你找谁去……

众人议论纷纷,你一句他一嘴,石忠厚不知是听到还是没听到,就是一言不发。渐渐地,石忠厚的脸色有了好转,他平静地开口道:“各位父老乡亲,忠厚感谢大伙对我的爱护关心,也许我命该遭此一劫。不过古话说得好,退财人得福。我虽然花钱没买到一个老婆,但我花钱买回了一个老娘!”

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,他便郑重地将跪在地上的老妪一把扶起,让她坐在一把椅子上,然后俯身便拜,嘴里大声喊道:“老人家,石忠厚自幼没了爹娘,从今以后您就是我的亲娘,我会供养您的晚年,为您养老送终!”

此语一出,老妪惊得目瞪口呆,就连众人都听愣了。老妪泪流满面,大叫一声:“作孽啊!”直到这时,围观的人才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,纷纷将敬佩的目光投向这位憨厚的后生仔,发出一迭声的赞叹:“好人!好人呐!义薄云天,世间少有的大好人呐!”

就这样,石忠厚破财买回了一个老娘,从此以后以母子相称,一起过日子。这桩奇闻在乡间传播出去后,石忠厚自然也博得了一个好名声。

尽管石忠厚对老娘十分孝顺,伺候周到,但老娘总是哭哭啼啼的,说思念自己的女儿,对不起这位憨厚义子,并表示要想方设法为义子娶上一房好媳妇。石忠厚不住地安慰老娘,讨不讨老婆无所谓,和尚不也一辈子打单身吗?

老娘听这话便嗔怪道,和尚怎能与你这孝顺仔相比?忠厚自有忠厚报,忠厚传家万世长,你会有好结果的。

感恩入赘

凤凰岭毕竟是个偏僻的地方,更何况是在边远的山区,在这烽火连天的年月里,这里简直成了世外桃源,山里人照样农耕过日子。庄稼收进仓里后便闲着没事干了,于是就成群结队或进城打短工,或经营一点小生意,赚几个油盐钱。石忠厚更是闲不住,镰刀挂上墙壁后便与干娘商量,准备去邻省的县市贩点铁器之类的家伙担进山里卖。因为这活计很累人,虽然赚钱却极少有人揽这活,石忠厚只好单枪匹马行动。

足足花了七天时间,石忠厚从邻省一个盛产铁器的县里贩回了一担农用铁具,足足有二百来斤重。他想,自己有的是力气,这活儿虽然累些,可挑回山里就能赚不少钱呢。路途远也没啥,大不了沿途多歇几站。俗话说,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石忠厚挑着这担铁器才走出几里路,便感觉浑身冷汗直冒,想努把力继续走,可总挺不起神来,只感觉双脚乏力,迈不开步子,他只好放下担子歇口气。谁知屁股刚挨地,只感到眼前天旋地转,一阵头晕,“扑通”一声瘫在地上,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等他醒过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被窝里。睁眼一看,屋里黑乎乎的,旁边似乎坐着一个女人。他以为回家了,急忙呼喊道:“娘,我怎么啦?”

回答他的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:“大哥,你犯病了,躺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。幸亏我婆婆发现了,叫人将你抬到这儿。婆婆说你患了伤寒病,得治疗一段时间。”

石忠厚“啊”了一声,还想问几句,可口干舌燥,脑子里乱哄哄的,头一歪又昏睡过去。

等他再度醒过来时,已经是第三天了。睁开眼,只见身边坐着一位老太婆,嘴里在自言自语地祈祷:“大慈大悲的菩萨,保佑好人一生平安。瞧这伢子可是副忠厚相啊,忠厚也得忠厚报啊!”

石忠厚轻轻地开口道:“大娘,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!”

老太婆摇着头:“多亏了我那春花媳妇啊,她日夜守在你床边,为你端茶灌药,熬得双眼都红肿了。”

石忠厚听罢感动得热泪盈眶:“大娘,你们婆媳俩的救命之恩,我石忠厚定当涌泉相报。”

老太婆叹了口气:“看样子你也是穷人家的娃子,穷不帮穷靠啥人?只要以后你还记得我们这对穷婆媳,常来走动走动,关照一下,老婆子我就心满意足了!”

听罢老太婆的话,石忠厚晓得对方也遭遇了什么不幸,存心想日后帮助一把,便详细询问起对方的家世。老太婆抽泣着告诉他,她家儿子成亲还不到一个月,便患了一场大病死了,扔下她和新寡的儿媳相依为命,艰难度日。最后,被迫卖尽全部家财还了欠债,来到郊外荒凉的报恩寺内靠乞讨活命。

老太婆的一番哭诉听得石忠厚鼻子发酸,真是流泪眼偏逢流泪眼,落难人总遇落难人。于是,他当即安慰老人并当场表态道:“大娘,从今以后你们婆媳俩就是我的亲人了,我石忠厚有饭吃就决不会让你们喝粥。一句话,生死相依,祸福与共!”

老太婆一听这话喜出望外,便详细问起了石忠厚的家底。石忠厚回答得挺干脆:“我家里就一个老娘。虽然家贫如洗,可我石忠厚有一身力气,养你们三个还是没问题的!”

老太婆瞧这后生仔性格如此耿直,为人如此厚道,便打心底里喜欢上了,也敞开心扉,坦诚言道:“孩子,如果姻缘巧合,也许你和我家媳妇当有夫妻之分!实不相瞒,我家媳妇至今尚是处女之身,因我儿子一直犯病在身,虽然名义上圆了房却不曾同床。含恨命短夭折,害了媳妇终身。而今承蒙上天有灵,送来了你这位如意后生仔,倘不嫌弃,我们当成为名副其实的一家人,还谈什么感恩不感恩!”

就像黑暗中拨亮了一盏灯,石忠厚经对方一点拨,还真开了心窍,当即满口答应,嘴上却说:“就怕妹子嫌我笨拙,看不上我石忠厚啊!”

话音刚落,想不到这女人却从外面一头闯了进来,朗声应道:“只要你答应和我一起抚养婆婆,春花决无二话可说!”

石忠厚当即信誓旦旦:“如若食言,雷打火烧!”

也许是这喜事来得太突然,石忠厚兴奋得不知说啥好了,竟然病也不知不觉减轻了许多。第二天便下了床,第三天就能劈柴干轻活了。春花喜得抿嘴笑,婆婆乐得合不拢嘴。

又过了两天,婆婆见石忠厚的身体康复如常了,便将他和春花叫到自己跟前,郑重其事地吩咐道:“忠厚、春花,既然天凑姻缘,将你们撮合到一块了,那么拣日莫如撞日,你俩今晚就圆个房吧!我们都是天涯落难人,也难摆什么酒席,只好这样婚事简办,将就将就。”

忠厚和春花一齐羞红着脸,回答:“就听娘的安排。”

当晚,这对年轻人便在破庙里草草拜堂成了亲。

母女团圆

这对新婚小夫妻还没度完蜜月,石忠厚记挂家中的老娘,便提出回家看望并报个喜讯,让老人家也高兴。春花提出一个更好的方案,不如将婆婆接过来,四个人在一块生活,互相也好照应。石忠厚将脑袋一拍兴奋地嚷道:“对,两家合为一家,还真是个好办法。不过,我们千丈台是个好地方,干脆将你们婆媳两个全搬到千丈台去,岂不更好!”

这席话说得婆媳俩心里乐开了花,当即点头同意。二人栖身在破庙,两手空空,也没有什么坛坛罐罐,说走就走。简单收拾了一番,次日一早三个人便启程了。

第五天午间,石忠厚带着春花婆媳来到千丈台村。当他推开自家的茅屋门时,便大声呼喊起来:“娘!娘!娘!”奇怪,屋里没有回应。石忠厚慌了,老娘莫不是失踪了,或者遭遇了什么不测?正在这时,附近一位老太婆跑来告诉他说:“孩子,你出门一个多月毫无音讯,你娘操碎了心,深恐你发生什么意外,天天哭哭啼啼地跑到峰顶上的山神庙里为你烧香祈祷,祈求菩萨保佑你平安归来!”

“我去找娘!”石忠厚说罢,让春花婆媳俩在家先坐,自己拔脚朝峰顶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
山神庙里,果然有一位老太婆正在磕头求神,边哭边诉:“菩萨啊!菩萨,忠厚要有忠厚报。万一这孩子碰上了什么劫难,我老婆子宁愿舍了自己这条老命,也要保得这孩子平平安安啊!”

“娘!”石忠厚几步蹿到娘的跟前,双膝跪下,泪流满面,号啕大哭:“娘,忠厚不孝,让娘操心了!”

老娘一瞧石忠厚从天而降,顿时又惊又喜,急忙扑上前来,紧紧搂住儿子,颤声说道:“忠厚儿,不是我们母子在梦中相会吧?”

石忠厚连连摇头,大声回应:“娘,青天白日说什么梦话?儿真的回来了。快,咱快回家,儿子还给您带回媳妇来了呢。”

“媳妇?”老娘兴奋得扭头四望一下,然后又泪眼婆娑地盯着儿子发呆。

石忠厚急忙将自己如何路途发病,春花婆媳援手相助,帮自己渡过难关,最后在她婆婆的撮合下结为夫妻的经过详详细细地告诉了老娘。

老娘听罢顿时破涕为笑,连声喊道:“忠厚自有忠厚报,忠厚自有好报!”接着,便要忠厚搀着自己赶紧下山去看望媳妇。

石忠厚搀着老娘,还没到门口,老娘便大声嚷了起来:“我的好媳妇呢?我的好媳妇呢?”

“娘!”春花闻声忙从茅屋里一头钻了出来。谁知二人一见面,顿时都呆住了,四目相视,一动也不动。足足相持了许久,春花突然大喊一声:“娘!”朝老人跑了过去。老娘双眼流泪,伸出手抱住了春花:“孩子,我这苦命的女儿!”

这时,站在旁边的石忠厚和春花的婆婆也醒悟过来,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原来,这春花正是石忠厚所认干娘的女儿,被她那丧尽天良的兄长卖掉以后,与那位病入膏肓的男人只做了一个月的名义夫妻便守了寡。后来,鬼使神差,天生地造,竟与石忠厚邂逅并喜结良缘。更为拍案叫绝的是,想不到这个丈夫竟又是亲娘的救命恩人,而且还是个挺孝顺的义子。这岂不是旷古奇闻!真应了前人的那句话:善者为福。

千丈台的乡亲们都夸奖石忠厚义薄云天,忠厚自有忠厚报!为了替石忠厚扬名宣传,村里特意请了一个戏班子,唱了三天三夜的大戏。